前南联盟信息部长:北约轰炸南联盟——西方妖魔化塞尔维亚的最后一击

原标题:前南联盟信息部长:北约轰炸南联盟——西方妖魔化塞尔维亚的最后一击

【文/前南联盟信息部长 格兰·马蒂奇 翻译/菲利蒲·菲利波维奇(塞尔维亚在华留学生) 编辑/李焕宇】

南斯拉夫——一个⼆战之后⼤家集体达成⼀致形成的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经历德国统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之后,当初维系各方的一致共识已不复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它已被宣告死亡,而科索沃危机,是给这个正在解体的国家敲下的最后⼀击。

南斯拉夫(联邦)的解体原本能有多种模式,在90年代初的时候,塞尔维亚就曾主张过通过宪法和民主的⽅式和平解体,这意味着民众可以选择⾃⼰想在哪⼀个共同体⾥继续⽣活。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跟这种精神背道而驰,它是以一种⾮宪法、⾮民主的⽅式开始的。

首先是斯洛文尼亚在西⽅尤其是德国的⽀持下独⽴,之后是克罗地亚。不过在那个国家,居住着⼀⼤批不想独⽴的塞族,加上⼆战时期遗留下的后遗症(注:⼆战期间,克罗地亚在德国的帮助下杀死了七⼗万塞族,亚赛诺瓦茨等诸多集中营记录了克罗地亚纳粹分子的罪恶行径),使得他们更不愿意与克罗地亚⼈⼀起⽣活。由于塞族不愿意接受作为德国(和西⽅)代理⼈的克罗地亚这样独⽴,该国爆发了内战。

克罗地亚内战期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波黑)又被美国基本承认独立了。但是,波黑当时完全不具备作为⼀个国家⽣存的条件,什么问题都没解决,于是波黑也爆发了战争,那是一场大战,各方打得很惨烈。

波黑地图,红色为波黑塞族共和国;蓝色为克族和波黑的波黑联邦,右上角是《代顿协议》为了将塞族共和国拆开设立的布尔奇科特区

再之后的事情我们也看到了,在布什和⼽尔巴乔夫谈的时候,德国也参加了,当时说让华约解体,北约不东扩。但是这个没有发⽣,华约解体之后北约展现出了进攻性姿态,吸纳了前华约阵营的国家,然后开始包围俄罗斯。塞尔维亚则被视为⼩俄罗斯,因为两族都信仰东正教,还有着良好的关系,那些规划肢解南斯拉夫(联邦)的人也借⽤这⼀机会向俄罗斯施压。

于是,内战的责任全都被推到了塞族⾝上,塞族没做的事最后塞族被承担了责任:塞族被指责挑起克罗地亚战争,即使这是南斯拉夫(联邦)内部的事;塞族被指责在波⿊犯下了滔天⼤罪,⽽这些事根本就不是塞族做的……

最后,1995年的代顿协议结束了波黑战争,次年的伊尔杜协议化解了克罗地亚和该国塞族之间的不和。1997年,巴尔干已经出现了全新的⼒量格局。

正是从这⼀年开始,美国开始向南斯拉夫(联盟)施压,逼着南斯拉夫(联盟)以不同的姿态对待科索沃,这时候的南联盟是由塞尔维亚和⿊⼭构成的⼀个国家。这些施压从97年开始,我以官⽅⾝份亲⾃去过⼏次美国(谈判),⽽且多次和美国驻南⼤使讨论过这件事。他们当时希望在国际监管的基础上以某种⽅式让我们把科索沃转交给他们。

这个国际监管⾔外之意就是美国监管。我们当时认为这是南联盟内政,而任何⼀个国家内部的少数民族问题不能通过这种简单的独⽴来解决。在那段时间,国际社会对南友好的国家也在帮助南联盟采取政治协商措施,政府也组织了⼀系列与科索沃阿族领导⼈的对话,然⽽阿族领导⼈经常不愿意出席对线年,他们提出要⾃⼰搞⼀套独⽴的教育体系,这个被批准了,然后这方面搞出了⼀个和解。

但也正是在这一年,科索沃问题不再是单纯的政治问题,我们⾯对的是接受过武装训练的阿族,他们主要是在接受培训,然后从阿尔巴尼亚向科索沃渗透。

那一年的科索沃和梅托西亚省(科索沃全称),有超过2000个不同民族的⼈被杀害,包括塞族、阿尔巴尼亚族、黑山人、土耳其人,克罗地亚⼈也有,他们都不接受科索沃独⽴,甚⾄有⼀些在政府机构上班。

这个恐怖组织被称为科索沃解放组织,他们杀害包括物流⼈员到政府⼈员在内的各种⼈、不管他们是什么民族,他们想通过这种⽅式表明他们不想在塞尔维亚政府所在的地⽅居住。

在意识到得到武装的阿族在西方支持下策划了当地的恐怖⾏动后,1998年6月,政府采取了⾏动,把这个恐怖势⼒给摧毁了。当时我们带着各国使节,包括中国⼤使去了普⾥什蒂纳,并且告知世界科索沃还在我们的体制当中,已经被消灭,⼈民的⽣活是正常的,在⼀些塞族村庄可以看到恐怖⾏动和反恐战争的⼀些后果。

那年10月,我们接到消息说,联合国的代表绪方贞子要去科索沃,当时我们在塞尔维亚政府内有专门负责难民的官员布拉蒂斯拉瓦·莫里娜(Bratislava Morina),她本来要去接联合国的代表。但是在这次访问之前⼀天,我们从⼀个国外友好情报机构得到消息说,她去科索沃是要准备搞⼀个⼤的虚假宣传,他们会雇佣当地民众伪装成阿族难民在当地搞游⾏,然后通过制造所谓难民危机来授权北约轰炸南联盟。因为北约已经在这之前出台了文件,说在科索沃阿族⼈权被侵害的时候可以授权空袭。

这一套宣传的目的是让北约在98年10⽉的时候就开始空袭。我们之后也发现,他们的轰炸规划是为冬天准备的,他们的轰炸⽬标⾥⾯包括民⽤的热电站,还有⼀些军⽤设备和建筑。他们当时认为如果10⽉开始轰炸,在12⽉期间塞尔维亚已经会⾯临能源上的崩溃局⾯。

最终,联合国的代表绪方贞子去了科索沃,但是我们在她去之前提前得到了他们的摄像规划和抹黑南联盟的视频材料,视频里面有西方人员跟演难民的⼈的交易视频,录像里面还有西⽅指导他们怎么伪装成阿族难民。

我记得绪方贞子是周末到的,⽽我们周⼀就已经准备了与所有⼤使的会议。时任外长也跟我⼀起去了,我给了他⼤概60个录像带,发给了所有⼤使,并且明确告诉各国使节:“这是西⽅想搞的⼀出戏,本来所有西⽅媒体都要放这个的,他们想通过这种⽅式指责塞族是法西斯纳粹,搞什么种族清洗,这都是假的,证据给你们。“

这个之后事情稍微有所缓和,后来欧安组织提出要求要加入,欧安组织表示要派独立的非军事观察团,我们也接受了。然⽽这个观察团的领队是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威廉·沃克尔,他在拉查克演出了那个所谓的事件——科索沃解放组织的成员⾝穿军装与我⽅警察发⽣交战并且被清除,第⼆天他们的军装被脱掉了,然后⼀次反恐⾏动被外界描绘成了对平民的屠杀。后来这也证实是假的了,然⽽北约就是在这个事件的基础上轰炸了南联盟(注:拉查克事件被认为是北约轰炸南联盟的导火索)。

期间还有过几轮在朗布依埃和巴黎举行的和平谈判,但是谈判期间又有⼀些新的事情:

⾸先拉查克还是被定性为了塞族的罪行——这是假的,所有欧安组织的⼈也知道这是假的,因为他们观察了全过程。欧安组织原本作为欧洲维和的⼀部分,被北约恶意利⽤成了宣传⼯具。

然后就是那些谈判根本算不上是和平谈判。参加会议的西⽅⾼层,⽐如美国时任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她在桌上摆了两个跟阿塞谈判没有任何关系的附件:第⼀份附件的⽬的是授权北约进⼊南联盟全境,并且让他们的⼠兵享受治外法权。英国⾸相布莱尔被问起这样做的⽬的是什么,英⽅表⽰这是为了⽅便外国⼒量到贝尔格莱德逮捕⽶洛舍维奇;第⼆个附件是三年内让科索沃搞独⽴公投,当然这个公投肯定受他们影响,塞尔维亚将被迫接受科索沃独⽴。

这两个⽂件西⽅政客没有向西⽅民众公布,他们只是说南联盟不接受任何和平协议和政治解决。

现实是,南联盟接受了政治解决,也接受了科索沃⾼度⾃治,但是没有接受被侵略。然后空袭就开始了,我们被迫接受新的局⾯。

北约共向南联盟990个目标发射了2300枚导弹,投掷了14000枚包括贫铀弹和集束炸弹在内的炸弹。导致超过2000名平民丧生,包括88名儿童,数千人受伤。约20万塞尔维亚人被迫撤离科索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