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选秀结果分析:榜眼不是次佳顺位?探花的成就竟远高于榜眼?

2022年选秀结果揭晓,所有球队都尝试在自己的顺位选到最佳球员,但根据历史数据,他们选到全明星球员,甚至年度MVP的机会有多高?本文分析了过去30年各个顺位的成就,综合而言,第三顺位的成就竟远高于第二顺位?某乐透顺位竟一位全明星也没有出产过?

从1991年到2020年的30届选秀会中,共有1800名球员获选。这是次分析没有包括2021梯,因为他们才刚打完新秀赛季,未有重大成就可言。为方便分析,我们把1800名球员归成4个类别:

上面类别2可理解为曾为当年NBA的最佳15人之一,类别3为当年NBA的最佳25人,30年来只有一名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的球员从未入选全明星(艾尔·杰弗森)。

1800人有160人曾至少一次入选全明星阵容(类别1、2、3),50人为三甲之选,111人在乐透顺位被选中,143人为首轮秀,另有3名落选秀曾入选全明星(弗雷德·范弗利特、布拉德·米勒、本·华莱士)。换句话说,要选到全明星球员,手拿前三顺位的球队有超过一半机会(56%);乐透顺位的几率为四分一(26%);首轮秀的几率为六分一(16%);以任意一个选秀权选到全明星球员的几率为9%。

1991-2020年各选秀顺位成就(绿色为年度最有价值球员;蓝色为年度最佳阵容成员;橙色为全明星球员)

往绩显示NBA球队普遍能够善用每年选秀会最宝贵的资产。在1991年到2020年的状元中,5人成为年度最有价值球员,另有11人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另外4人至少入选全明星阵容。总括来说,状元郎有67%机会成为全明星。

除了地板(选到全明星球员)最高外,第一顺位也是出产MVP最多的顺位。自从1994年状元奥尼尔在1999-00赛季获奖(此前全由1991年前加入NBA的球员得奖),23年来选秀状元包揽当中的9座奖座,占39%。因此不论是上限或下限,第一顺位都是名副其实的最佳选秀顺位。

状元签成功率按常理不难解释,以第一名被选的自然是客观条件最好的一人,而根据NBA的规则,状元签多半落入去年成绩最差的几支球队(修例前是最差的一支),这些球队自然有极大机会视状元为建队基石去培育,甚至围绕他打造球队。联盟有30支球队,全明星名额每年至少24个,一名球队核心在生涯中成为至少一次入选全明星的机会自然不低。然而,从第二顺位起则不一定有这样的待遇。

上面有关第一顺位有点废话,先选的自然成功的机会更大吧!可是数据告诉我们,这不一定是现实。

在30年的样本中,只有1名榜眼获得MVP,另有7人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再有4人至少入选全明星阵容。那位MVP自然是杜兰特,而暂居类别2、未来最有机会挑战奖座的是2019年榜眼贾·莫兰特。

至于第三顺位,他们虽然同样只有1名MVP(哈登),但探花中还出产了12名年度阵容成员,包括今年MVP票选前5名中的三人:恩比德、卢卡·东契奇和杰森·塔图姆。此外,他们也有5人曾入选全明星阵容。

论选到全明星球员的几率,第三顺位也违反常理地比第二顺位高,手拿探花签的球队有60%得到全明星球员,相反榜眼签只有40%。

1.在30年的样本中,只有1992年的状元和榜眼都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该年的前三顺位分别为奥尼尔(MVP)、阿朗佐·莫宁(年度最佳阵容)和克里斯蒂安·莱特纳(全明星)。

2.第一和第三顺位都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反而出现了6次:2012、2009、2003、1999、1997、1993。

3.只有4年的三甲都曾入选全明星阵容:2016年、1999年、1994年、1992年。

4.和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的榜眼同年的状元是(括号内为榜眼):蔡恩·威廉森(贾·莫兰特)、安东尼·本内特(奥拉迪波)、奥登(杜兰特)、安德里亚·巴尔尼亚尼(阿尔德里奇)、夸梅·布朗(泰森·钱德勒)、格伦·罗宾逊(基德)、奥尼尔(阿朗佐·莫宁)。

从观察(4)所见,除了贾·莫兰特和阿朗佐·莫宁,要在第二顺位得到好球员,很多时候需要前面的球队犯错,但根据往绩,用状元签选错人(未曾入选全明星阵容)的机会只有33.3%。这也不是不合理的。在不少年份,榜眼都是“掉下来的人”,即起初与状元声势相若,但随着更多试训和测试结果曝光,球队开始发现他们的隐忧,而这些隐忧日后也成为他们未能在NBA成功的致命弱点。

以2008年选秀为例,起初以全能球风主宰大学篮坛的迈克尔·比斯利与德里克·罗斯声势不相伯仲,为该梯前二顺位的不二之选,没有人认为威斯布鲁克和凯文·乐福等人跟他们处于同一档次。公牛后来因迈克尔·比斯利不三不四的身形和球场上的判断力而弃选他,结果他在以第二顺位选下他的热火和森林狼都没有展现自己能为球队赢球的能力,成为浪人。

而在一些只有一人特别突出的年份,第二顺位的难度更高。当兼具高天花板和地板的人在第一位被选去,球队一般有两个选择:赌天赋最高但完成度较低的新秀,或选择最适合现有配置的球员。前者的风险自然较高,特别是球队积弱至获得第二顺位,或多或少代表球队的育成系统出现问题,在“失败”的18名榜眼中,2人来自灰熊(40%失败率),2人来自山猫(100%失败率)。

后者的风险好像较低,但也代表球队以第二顺位选下的未必是当年次佳的球员。以2009年选秀会为例,当年布雷克·格里芬是毫无悬念的状元,握有榜眼签的灰熊盛传在哈希姆·塔比特、库里、哈登和泰瑞克·埃文斯中四选一。由于他们已从2007及2008梯分别累积了迈克·康利和O.J.梅奥,灰熊最终选下唯一的长人、主打防守的哈希姆·塔比特。结局是除哈希姆·塔比特外,其余三人都是MVP或年度最佳新秀。

当然,探花整体比榜眼好也不尽是位置和眼光使然。对比第三顺位历年只有亚当·莫里森和里夫·拉弗伦茨二人受严重伤患困扰,第二顺位明显没那么幸运,贾巴里·帕克、埃梅卡·奥卡福、杰伊·威廉姆斯和安东尼奥·麦克戴斯等人都在生涯早期受创,严重影响他们的成就。

为什么第九顺位会与第四五顺位相提并论?因为数据上第九顺位是第五佳的选秀顺位,尤胜第四顺位!

第五顺位30年来出产了1名MVP、7名年度最佳阵容球员、3名全明星球员,和第二顺位相若,出产的人包括MVP凯文·加内特,以及在各自领域中史上最佳之一的韦德、文斯·卡特和雷·阿伦,后起之秀亦有特雷·杨和达里厄斯·加兰。

第九顺位只是稍逊于上面的顺位,出了1名MVP、7名年度最佳阵容球员、2名全明星球员:MVP有诺维茨基,经典球星有麦迪、肖恩·马里昂和阿马雷·斯塔德迈尔,还有现役球星德罗赞、戈登·海沃德和肯巴·沃克。

第四顺位有1名MVP、5名年度阵容成员和4名全明星。知名例子有MVP威斯布鲁克和长居联盟顶尖之列的克里斯·保罗和波什,近年有小贾伦·杰克逊。

为什么第九顺位这么厉害?最直接的解释是,来到这个位置,球队都敢于放手一搏。成功的桉例都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赌博,在他们刚进NBA的年代,根本不会有球队敢花掉前五顺位选的投资:

德克·诺维茨基是第一代在NBA取得成功的欧陆球员,更是高射塔中的第一人。90年代的大前锋都是蓝领工兵为主,偶尔出现的天才大前锋,例如克里斯·韦伯和蒂姆·邓肯,即使具备独有的才华,但都是在禁区讨饭吃的类型。在德克·诺维茨基之前,几乎没有球探想象到7尺高的长人能这样投球,也不会知道会有这样的后仰跳投。

麦迪和阿马雷·斯塔德迈尔都是从高中直接加入NBA的球员,麦迪一开始没有在NBA立足的能力,是在跑完第一张合同,加盟魔术后才迎来大爆发。太阳得以在第九顺位选到阿马雷·斯塔德迈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之前一年的高中生状元夸梅·布朗吓坏了所有球队,没有人再敢以过高顺位选下神秘的高中生。

至于为什么第八跟第九顺位的结果差天共地?除了运气,我还真想不到其他解释……

不过值得留意的是,第九顺位的祝福近年似乎开始失效,上一位入九号秀全明星球员已是2012年的安德烈·德拉蒙德。近年凯文·诺克斯、丹尼斯·史密斯、弗兰克·卡明斯基、诺阿·冯莱和特雷·伯克都已成联盟边缘/被淘汰的球员。

上面讨论了前五顺位,按理之后该排到第六和第七顺位吧。现实中这两顺位的选秀结果不差,但数据上有两个较后的顺位反比他们更好:第十顺位和第15顺位(还未到大家心中的经典第13顺位)。

第十顺位30年来没有出产过MVP,却有5名年度最佳阵容球员,是前五顺位及第九顺位外的最多,他们另有2名全明星球员。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的十号秀有保罗·乔治、安德鲁·拜纳姆、乔·约翰逊、保罗·皮尔斯和埃迪·琼斯。

和第九顺位一样,第十顺位近年的选秀成绩不及90及00年代,自保罗·乔治(2010)后没有出产过全明星球员。但比上一顺位好的是,十号秀拥有所有顺位中的最强生存能力之一,米卡尔·布里奇斯、C.J.麦科勒姆、奥斯汀·里弗斯、布鲁克·洛佩斯、卡隆·巴特勒等人虽然未能晋身联盟顶级球星,一直是所属球队主力。甚至,去年NBA出赛球员中,在最早年份被选的正是2001年第十顺位乔·约翰逊。

相对第十顺位30年来没有出产过MVP,乐透区外的第一个选择反而出产了2名MVP,是除了状元签外唯一有超过1名MVP的位置。从1999-00(首次由1991年或以后被选的人获奖)到2021-22的23个赛季,共有15人曾获得MVP奖项,5人来自第一顺位,2人来自第15顺位,第二至五、七、九、13及41顺位各有1人;15名MVP中只有6人曾多于一次获奖,第一顺位(勒布朗·詹姆斯和蒂姆·邓肯)和第15顺位各佔2人。

来自第15顺位的MVP分别是扬尼斯·阿德托昆博和纳什,都是划时代的人物。如果讨论加入2011年15号秀、两届Finals MVP伦纳德,我们可能更容易找到类同之处:他们三人在选秀前都是寂寂无名之辈,球迷当年都对选下他们充满疑问。

纳什在1996年被太阳选前只曾在低强度的加拿大打球,凤凰城球迷当时甚至对球队的选择报以嘘声。果然他在生涯的前两年只是个替补球员,直至第三年加盟小牛后才打出名堂,到后来在30岁时回巢太阳交出MVP级表现,带领球队成为西部强权。

2011年马刺以首发控卫乔治·希尔交易来只会防守和抢篮板球的新秀伦纳德,令不少球迷摸不着头脑。事实上伦纳德菜鸟赛季的表现并不出众,在最佳新秀票选中仅得47分,排名第4,第3名的肯尼思·法里德得票是他的3倍。他生涯次年起成为球队常规先发,但直到第三年在季后赛一鸣惊人,守住勒布朗·詹姆斯,为马刺赢得总冠军兼得到Finals MVP,大家才开始认识这名小将。即便如此,他也要到生涯第5个赛季才首次入选全明星赛,成长轨迹远较其他超级巨星慢。

在近十年天赋最差的2013年选秀会,训练以第15顺位选下此前只在希腊次级联赛打球的字母哥。19岁的字母哥在新秀赛季缴出6.8分4.4篮板1.9助攻的平庸数据,在最佳新秀票选中,124名选民只有1人把第三名票投给他。直至他的第4个赛季,字母哥才晋级全明星行列。

以上三者的成功案例都是球队在乐透区外赌博名气和完成度低的新秀,即使天赋高如字母哥,也花了他一整季才打上首发,4季才得到全明星资格认可。退后一步看,如果球队次年选入的榜眼贾巴里·帕克没有严重受伤,雄鹿未必会把字母哥视作绝对核心来培育。一般球队不会对非乐透新秀的耐心相对较低,因此15号秀的养成除了有赖适合的环境和定位外,幸运也必不可少。此顺位历年的养成率不高,除了以上三人外,只有2004年艾尔·杰弗森曾入选年度阵容,没有其他全明星球员。

第六顺位有2人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另有4人至少入选全明星阵容。2名年度阵容成员是利拉德(2012)和布兰登·罗伊(2006)。后者的经历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个顺位的命运:乔纳森·艾萨克(2017)、诺伦斯·诺尔(2013)和強尼·弗林(2009)都在生涯初期经历毁灭性的伤患。

第七顺位比前一顺位运气稍好,因为他们有2届MVP 库里,此外还有年度最佳阵容成员朱利叶斯·兰德尔及2名全明星球员。

至于经典的第13顺位,数据上他们并没有想像般丰盛。在唯一MVP科比在1996年被选后,要到2014年才出产下一位全明星13号秀扎克·拉文。此后第13顺位像解除封印一样,短时间内出产了多位出色的得分后卫:有年度最佳阵容成员德文·布克(2015)、全明星多诺万·米切尔(2017)和未来或会上榜的泰勒·希罗(2019)。

第八顺位多年来仅在1993年选到一次年度第二队、一次年度第三队成员维恩·贝克。除了他以外,成就最高的已经要数到安德烈·米勒(1999)、贾马尔·克劳福德(2000)和鲁迪·盖伊(2006),这个选秀成绩甚至比部分次轮选秀顺位更差。

第八顺位29年来没有出产过全明星球员未算得上最差劲,因为有第12顺位的存在。上一位入选全明星阵容的12号秀要数到33年前的穆奇·布雷洛克。不知道他是谁?这也难怪,因为他只曾一次入选全明星,是2届联盟抢断王(我也是翻资料才知道的)。

如果你支持的球队只有首轮末段的顺位,也不需要太快失望,因为第27和30顺位的往绩比许多乐透顺位都要好。

2016年猛龙以第27顺位选了斯卡尔·西亚卡姆;2013年爵士选了鲁迪·戈贝尔,二人至今都曾入选年度最佳阵容。此外,没有上榜、但表现绝对不失礼的27号秀还有2018年罗伯特·威廉姆斯、2017年凯尔·库兹马、2015年小拉里·南斯和2003年肯德里克·帕金斯。

同样是首轮末段,第30顺位的出品素质不比第27顺位逊色,有吉米·巴特勒(2011)和大卫·李(2005)2名年度阵容成员,此外还有不少不错的角色球员:德斯蒙德·贝恩(2020)、小凯文·波特(2019)、约什·哈特(2017)、 凯文·鲁尼(2015)及凯尔·安德森(2014)。

与一众才华横溢的乐透新秀不同,即使是最成功的戈贝尔和巴特勒,这些在首轮末段被选的球员都由单功能角色球员打起,前者把防守和篮板苦工做到极致,后者成功开发投射能力,加上几近疯狂的勤奋态度,踏进顶尖球星行列。

30年来出产3位年度最佳阵容球员,2名应届总冠军成员,1名去届冠军成员,单看成就,这是乐透顺位才能达到的高度。可是,出产这些人才的竟然是一个次轮选秀顺位!

2012年,德雷蒙德·格林在第35顺位被选中;2008年,德安德烈·乔丹中选; 2002年,第35顺位是卡洛斯·布泽尔,他们三人都至少一次入选年度最佳阵容。

此外,第35顺位还出产了P.J.塔克(2006)和内马尼亚·别利察(2010)近两年的冠军成员。别说夺冠,一名次轮秀要在联盟生存超过12年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还有一个顺位不得不提,因为掘金在2014年以第41顺位选入尼古拉·约基奇,最终他成为史上来自最低选秀顺位的MVP。

天赋决定上限,篮球世界非常残酷,任你有多么勤奋,没有过人的天赋,你最多只能成为一名好球员,与MVP仍有一段距离,吉米·巴特勒就是一个例证。正常来说,有惊人潜力的球员早在首轮中段前已被挑走,流落到次轮的多半是天赋有限的角色球员,只是当时恐怕连金块都无法想像到,那位7呎高、打法却像控球后卫的大胖子竟然能成为联盟第一人。

如果球队在60个顺位都未能找到适合的球员,球队可以在众多落选秀中淘宝。当然,新秀在选秀会中乏人问津自然代表他有其缺陷,因此养成率非常低,在数以千计的样本中,只有弗雷德·范弗利特(2016)、布拉德·米勒(1998 )及本·华莱士(2016)成功入选全明星。但如果眼光不要放得那么高,其实每年落选秀都会有一些球员能够在联盟立足多年,例如吕冈茨·多尔特和马克斯·斯特鲁斯(2019)、杰肖恩·泰特和肯德里克·纳恩(2018),还有NBA资历最深的球员乌杜尼斯·哈斯勒姆(2002)(都是热火……)。

其实是没有有助球队选秀的结论。单凭数据,我们就能认定状元保罗·班凯罗会成为全明星,探花小贾巴里·史密斯会比榜眼切特·霍姆格伦更好吗?不可能。

不过,从历年数据,我们还是能找到一些有趣的观察和推论:除了第一顺位外,没有一个顺位比其他顺位有绝对优势;30个首轮顺位中有27个(除第12、23和26顺位外)在过去30年都曾至少出产1名全明星球员,意味球队和球员的适性比顺位更为重要;高天花板球员几乎都会在前15顺位被选,后面的球员要成功必须先成为好的角色球员;要拿MVP真的很难,即使是选秀状元,也是每6人才有一个达成此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