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对体育产业的影响

近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 在英国格拉斯哥成功闭幕,这是《巴黎协定》进入实施阶段后召开的首次缔约方大会。近200个国家的谈判代表就全球变暖、节能减排等问题达成进一步的共识,并通过了一份成果文件。该协议旨在保持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的希望,从而守住拯救世界免受灾难性气候变化影响的机会。

在全球“脱碳”的大背景下,智能、绿色、低排放的增长路径已经成为全球市场的共同选择。体育行业自然也卷入这一浪潮中,全球大大小小的体育组织已经开始为减少碳排放做着自己的努力。近期,包括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ATP)、和国际滑雪联合会(FIS)等体育组织,都宣布将遵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的规定——到2030年实现碳减排50%,到2040年实现零碳排放,并为此制定了一系列措施。此外,包括国际奥委会(IOC)、E级方程式、巴黎奥组委在内的280多个体育联合会也加入了联合国倡导的零碳排竞赛运动,为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做出自己的贡献。

然而美好的愿景背后是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一些评估表明,目前体育界所做的种种努力仍不够深入,要想真正实现零碳排放的目标,还需要方法上的真正改革。

体育史学家大卫·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说:“全球体育产业经济产出估算为5000亿至6000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0.8%,由此可见体育显然不是一个碳密集型产业。但与其他行业相比,其连带产生的交通量可能更具碳密集性。一场精彩的职业体育赛事,或是一届盛大的综合性运动会,极有可能产生全方位的碳排放。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体育产业的碳排放量大约占全球排放量的0.6到0.8%,而这还不包括排放量极大的体育制造业。”

从中期来看,经过深思熟虑而制定的更加高效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应及早被明确出来。而就短期而言,更具生态意识的发展战略也更利于企业提升品牌价值。

“由于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我们的品牌吸引力正在逐步扩大,” 海洋竞赛项目可持续发展总监安妮·塞西尔·特纳(Anne Cecile Turn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商业优势来自于对创新技术抱有开放的合作态度,因此合作伙伴能真正的融入比赛中,而这正是转型中的企业所感兴趣的。”

然而,要实现持续的变化,则需要评估体育运动的方方面面对气候所产生的影响。

去年6月,戈德布拉特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目前体育运动已开始承受气候变化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爆发前几周,整个澳大利亚的2020年夏季比赛都笼罩在一片浓烟中,这源于当年森林火灾超出了历史平均值。不容乐观的是,未来,澳大利亚预计将在夏季面临更多的高温天气,其中40℃以上的天数将增加60%以上,这会直接导致板球赛事日程的变化。而近两年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中,高温导致的停赛次数已经明显增加。

▲ 2020年澳网资格赛举行的第一天,斯洛文尼亚选手雅库波维奇由于山火浓烟出现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无奈退赛。

即便在气候相对温和的地区,也同样面临着挑战。戈德布拉特指出,预计到2050年,目前在英超和英格兰足球联赛征战的92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中,有23家俱乐部的足球场会受到洪水的威胁,位于低洼和沿海地区的体育设施也将遭到更严重的破坏。

这将使赛事组织者需要需要重新考量联赛的举办时间和场地,以此来适应环境恶化所带来的后果。而场地的准备也将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话题,特别是在高尔夫等需要大量水和其他资源的运动上。

板球在2017年被确定为最易受气候影响的户外运动。正如坦雅·奥尔德雷德(Tanya Aldred)近期为为英国广播公司(BBC)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所表达的那样,在板球运动流行的国家和地区,例如巴基斯坦、印度、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南非和加勒比海地区等,污染、干旱和飓风都对当地的板球主要设施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如果未来地球环境进一步恶化,这些地区的板球行业将面临更大的冲击。

冬季运动的情况也同样严峻。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研究人员预测,如果按照目前的趋势,到2050年,曾经冬季奥运会的19个东道主中只有10个还有举办冬奥会的自然条件,到2080年这个数字还会下降到6个。气候变暖将给地区的冰雪体育产业带来进一步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在这一背景下,人工降雪也将面临自身的伦理困境。在北美,冬季冰冻湖泊的减少也在严重影响着冰球运动在社会层面的发展,甚至会在未来冲击国家冰球联盟(NHL)这样的大型赛事IP。

体育运动在密集供应链网络中的地位,决定了体育运动对碳排放的贡献难以量化。不过,尽管体育行业对供应链的控制有限,但供应链仍然是体育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因素之一。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体育本身与服装和鞋类制造业有着根深蒂固的关系,该行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总量的8%至10%,废水占全球总量的20%。现代社会的发展,提高了人们对体育用品的需求,这就意味着体育用品制造业的规模更大、产生的碳排放更多,这显然是与可持续发展理念背道而驰的。

耐克(Nike)和阿迪达斯(Adidas)等公司正在针对这些缺点制定对策,比如更广泛地使用可回收材料、研发更环保的制作工序,提供更好的商品后期服务、鼓励消费者重复利用自己的鞋子和衣服。一些专家认为,体育机构可以在商品生产环节适当的施加必要的压力,设定新的行业基准,以此来达到减排的目的。

▲ 近日,耐克在塞尔维亚新贝尔格莱德,用当地社区捐赠的20000双旧运动鞋打造了一个全新的篮球场。

另外,制造业和物流业也可能即将发生变化。新的法律和政策将进一步限制危险化学品和高污染技术的使用。与此同时,疫情凸显了全球供应链系统的脆弱,造成了零售购物者的缺口。其结果很可能是环保材料的采购和“本地生产”的兴起,即产品在离销售点更近的地方生产,以创建更短的供应链。

对于世界杯、奥运会这样的国际大型体育赛事来说,建设更加智能、清洁、低碳的场馆将是未来赛事举办的一大关键方向。

绿色运动联盟执行董事罗杰·麦克伦登(Roger McClendon)认为,要想实现零碳体育场的愿景,首先要从场馆的设计开始,从建筑材料,到建成后运营所需的能源,再到场馆的交通、水处理、垃圾处理都应该提前规划好。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体育场馆用清洁能源代替目前的化石燃料将成为趋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低碳甚至零碳的场馆将会带来更多的经济效益。从目前来看,一些环保、减排的短期措施也正在应运而生。麦克伦登认为,在评估一件事情对环境的影响时,应该建立一种“等级制度”,以此来衡量这件事对环境的影响程度。他说:“根据体育赛事的模型,建立一个影响等级,从体育场修建、到赛事期间产生的垃圾、废物,根据碳排量的等级,进行划分,然后再制定长期、有效的规划。”

目前,海洋竞赛的相关组织已经开始与国际奥委会、欧足联和方程式赛车等机构合作,寻找能够减少“横幅和旗帜等一次性材料”在赛事中使用量的供应商。和越来越多的永久性场馆运营商一样,它们的目标是在杯子和盘子等产品中消除一次性塑料,减少垃圾填埋。

“海洋竞赛”还将计划通过部署电池库、混合动力系统和生物燃料等技术,加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特纳补充道:“在实现燃料零排放的同时,保证赛船的安全和沟通能力还需要一段时日,但我们会一直向着目标迈进。我们还将举办海洋峰会,以此联合政府、行业专家、体育界及商业界领袖共同发起行动,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可持续发展理念。”

除此之外,交通运输造成的污染也是当前体育赛事的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大型体育盛会举办期间,无数的球员、球迷、记者、配套设施涌入举办地,这个运输的过程将对环境造成不小的损害。在中期内,公共交通基础设施的升级和电动汽车的广泛使用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一问题,不过航空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也许将受到很大影响。而对于一些小范围的社区体育赛事而言,在场馆周围普及公共自行车、鼓励参与者低碳出行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 丰田向北京冬奥会提供氢燃料电池车等电动化车辆,助力北京冬奥会的节能与清洁能源车占比达到历届冬奥会最高,实现“绿色办奥”。

在体育行业减碳的过程中,必然会面临成本上升、利润减少等问题,且筹备过程也将比预期更为繁杂,这势必会造成效益与发展间的矛盾。

麦克伦登表示,这就需要团队内部对减碳工作有清醒的认知同时具备充分的理论基础。“你必须了解什么是标准,什么是衡量标准……零排放(Play to Zero)运动的意义,就是要让更多人了解碳、水、能源和废物的核算过程。”

同时,体育组织应警惕一些合作伙伴试图利用体育营销以转变人们对其带来的巨大能源消耗的指责。加密货币和不可替代代币(NFT)市场的爆炸式增长就是一个例子,越来越多的数字资产交易和赞助资金正在流入体育领域。纵然一些非金融工具平台所基于的加密货币以太坊的运营商表示他们正试图在2022年初将其能源消耗降低99%,使其成为交易者的绿色选择。但现实情况是,加密货币的能源密集型程度令人咂舌。《财富》杂志(Fortune) 7月份的一篇报道称,一笔以太坊交易消耗的电力相当于一个美国家庭平均一周的用电量,其碳足迹相当于140,893笔Visa信用卡交易或10,595小时观看YouTube视频。

因此,体育组织或企业持有人仍需要时刻敲响警钟,计算这些隐性成本。发声和行动同样重要,除自身积极响应减少碳排放外,体育行业也在向社会传达这一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