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了!热刺全队13人新冠英超为他们的“自由”付出代价

战绩刚有起色,却要面临“团灭”?上轮大胜诺维奇的热刺,怎么也不会想到,击倒他们的不是凯恩闹了一夏天的转会,也不是突如其来的换帅,而是凶猛的疫情。

本周一,多家英国媒体确认,热刺队内有多人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但仅过3天,球队疫情就已恶化到无法收拾——主帅孔蒂确认,队内确诊病例已达13人之多,现在只剩11名健康球员,连多余的替补都找不出一个。

对于近期单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连续领跑全欧、奥密克戎感染病例同步猛增的英国而言,热刺的“团灭”不过是覆巢之下无完卵。开季至今,防疫一再“松绑”的英超,终于付出了惨痛代价。

按照英超惯例,官方在获悉热刺暴发疫情后,并未公布确诊名单,但纸里包不住火——消息人士称,第一批6名感染球员,为孙兴慜、卢卡斯·莫拉、本·戴维斯、布赖恩·希尔、埃默松和罗梅罗。

其中,前三名球员参加了上周末的英超联赛——按照英超防疫规定,这三人将至少自我隔离10天,将至少错过热刺对阵雷恩(已确认延期)、布莱顿、莱斯特城的这三场比赛。

对于眼下人手并不富裕的热刺而言,这无疑是釜底抽薪。其中,孙兴慜已是10月FIFA比赛日后,本赛季第二次“中招”。

谈到球队状况,热刺主帅孔蒂愁容满面:“情况很严重,每天我们都有一名阳性新增。今天又有一名球员和一名工作人员确诊新冠,现在大家肯定都感到恐惧,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向以硬、横著称的“孔二愣子”,面对线年人生中少见的脆弱和悲观:“明天会轮到我吗?要真是我感染,那肯定比球员感染强。”

8日当天,一线队因疫情减员一半的热刺,官方宣布将推迟与雷恩的欧协杯小组末轮比赛,但法国俱乐部不认可比赛延期,将按时参加本场比赛。

在球队声明中,雷恩表示将对此保持上诉权利,并强调“只要欧战球队的名单中有13名球员可以登场,并至少有1位门将,球队就应正常参加比赛”,这也是欧足联对本赛季欧战赛事出场人数的最低要求。

毕竟,按照欧协杯注册规则,包括大批青训球员的B名单,足够孔蒂凑出比赛所需的23人,但很显然,凑够人头是一回事,踢成啥样是另一回事。此外,雷恩还曾表示“热刺曾通过电子邮件确认比赛正常进行,然后又在雷恩抵达伦敦之后宣称比赛推迟,这缺乏公平竞争原则。”

而在半天之后,欧足联的官方消息才姗姗来迟,宣布了热刺与雷恩的这场欧协杯正式延期。随后,“吃亏”了的雷恩也官方声明希望俱乐部的自身利益可以受到尊重。

尽管英足总尚未就热刺与布莱顿之战是否延期表态,但以上赛季惯例,推迟比赛的可能性不小,毕竟,去年最后一天热刺和富勒姆的伦敦德比前,后者队内有多名球员出现症状,向英超临时提出推迟比赛要求并获批,让开赛前4小时才获悉这一消息的热刺白跑一趟。

但对于已经因暴雪延期了与伯恩利比赛的热刺而言,两场补赛意味着后半赛季更加紧凑。

早在8月份开战前,20队快筛检测和核酸检测中,就查出了16名确诊病例。其中阿森纳成为重灾区,奥巴梅扬、拉卡泽特、威廉和鲁纳尔松“上榜”。随后,夏窗重金引入的中卫本·怀特也因新冠检测呈阳性,未能参与英超第2轮比赛。

来自德勤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上赛季英超联赛及各俱乐部因为空场办赛遭遇了收入锐减,联赛收入仅有45亿英镑,降幅达13%。

相比2019-2020赛季损失的2亿英镑,俱乐部上赛季税前集体巨亏超10亿英镑,创联赛历史新高,英超官方希望通过球迷回归扭转这一颓势。

新赛季,彻底放开入场人数限制的英超,持续“放飞自我”,多数俱乐部既没有设置容量上限,也没要求入场球迷提供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或接种疫苗证明,只是随机抽查。仅有切尔西要求入场球迷必须提供48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或疫苗接种证明。

毫无疑问,动辄上座七八万人的老特拉福德、维持着英超第一上座率的圣詹姆斯公园,让英超诸强的门票和比赛日收入迎来了久违的回暖,但代价则是感染的风险立马飙高。

作为对比,能容纳9.8万人的诺坎普,赛季初严格将入场人数控制在2万以下;而当巴伐利亚州防疫态势恶化后,拜仁第一时间宣布——与多特蒙德的国家德比、与巴萨的欧冠小组收官战都将空场举行。

“无论从情感上还是经济上来说,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个劣势,每个主场比赛都没有观众进场,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每场比赛至少350万欧元的收入损失。”

谈及空场,拜仁监事会主席海纳虽然无奈,但仍重申了俱乐部的态度:“人的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比起雷厉风行的德甲,直到10月26日,英超才后知后觉地更新了比赛日协议,联赛所有球场都将实行新冠风险抽查机制,各俱乐部将对入场球迷疫苗接种、核酸检测情况进行抽查。

即便如此,以曼城为首,多家俱乐部都表态,抽查结果不会绝对导致球迷被禁止进入球场。

如果开放球场,是俱乐部“保生存、谋发展”的无奈决定,那么在疫苗接种问题上,英超表现出的犹豫和迟钝,完全与其一向标榜的专业不相匹配。

从赛季伊始,英超联盟在疫苗问题上的盲目乐观,还是突破了想象力的下限:今年10月,英超官方通知20家俱乐部,81%的球员至少接种过1次疫苗,68%的球员已完成疫苗接种。一旦超过85%的球员接种疫苗,可能会放宽防疫的措施。

而计划“解绑”的原因,其实是英国从7月19日开始全面放宽防疫规格,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不再是强制性防疫措施,不仅体育场,甚至夜店都全面开放。

但其实,整个英超的接种率远低于世界其他运动赛事——美国橄榄球联盟(NFL)的球员以及工作人员接种率超过95%,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疫苗接种率超95%,美国男足和女足国家队的接种率则接近100%,NBA的接种率也达到了95%,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篮球联赛接种率超过99%。

即便是在疫苗接种上态度犹豫的网球,9-10月的接种率也比此前提升了20%。

而在五大联赛中,以严谨著称的德甲,球员接种率已经突破了90%。对于因种种原因未能接种的球员,俱乐部都采取了霹雳手段。

仍以拜仁为例,捐资购买疫苗、个人却不愿接种的基米希,在与确诊病例接触被迫隔离后,收到了俱乐部停发工资的通知。未接种疫苗、成为密接的格纳布里、穆夏拉、舒波·莫廷和屈桑斯,也都被扣发了工资。

强硬的德甲冠军,援引了政府的防疫条文:如果员工没有打疫苗,雇主可以拒绝支付其隔离期的薪水。

然而,相同的情况出现在英超时,运营方和球队却再次陷入了犹豫,几家顶级俱乐部已经在探索加入新合同条款的可行性,其中包括球员必须接种两剂新冠疫苗。此举旨在确保俱乐部一旦暴发疫情时,球员的收入可以得到保障。但如今,没有一家俱乐部付诸实施。

更令人沮丧的现实,在于索斯盖特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宣传片中发声,鼓励公众通过注射疫苗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但索帅收获的不是点赞,而是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