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是他哥光绪是大伯:低调为我国做贡献的溥任活到2015年

孙中山先生发动了辛亥革命,推动了封建帝制,让最后一位皇帝溥仪走下了台,至此皇帝便在中国不复存在了。

很多平民百姓都挤破了头,想要进入皇室,可是却有很多皇亲贵胄表示不愿再生在帝王家了。

就比如说顺治皇帝就曾说过“我本西方一纳子,为何生在帝王家?”。而宋顺帝则说“愿生生世世,再不生帝王家”。

溥仪的前半生一直在抗争,他一直想重新坐上皇帝之位,但是结局却没有如他所愿。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了,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自此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延绵大清帝国结束了!

按照溥仪退位的时候规定的条款,爱新觉罗家的人以后必须要全部改姓,爱新觉罗·溥任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金友之。

清朝灭亡之后,民国政府并没有逼溥仪立刻离开北京,可是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国民军却开始威胁起了溥仪。

就在这个时候,孙殿英带领部下挖开了慈禧太后的陵墓,带走了陵墓里面的宝贝。

伪满洲国建立之后,日本人便在我国东北地区扎了根,开始了对东北人民惨无人道的侵略。

看着两人不知悔改,处处受日本人和关东军掣肘的样子,载沣非常痛心,骂了他们兄弟一通。

溥仪非常担心情绪不稳定地载沣在东北出什么事,赶紧把载沣和溥任送回了北京。

载沣和溥仪不一样,他心里很清楚光绪皇帝去到皇宫之后遭遇过什么,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孩子干预政治上的事情了。

从东北回来载沣就整日在家里面读书,从来不过问政局上的事,在载沣的教导下,溥任也对政治之事产生了抵触心理。

1938年,天津突然闹起了洪灾,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也遭到了水患的冲击,无处居住的他们又回到了北京王府旧居生活。

终于在七年之后,抗日战争终于结束了,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同意了投降。

溥任和父亲对溥仪的那套做派非常地看不上,但不管怎么说,溥仪也是他们的亲人。

为了保住一家人赖以生存的家业,他们赶紧找到了熟人,打听政府的动向。

当他们得知国民政府有规定,凡是开办教育事业的前清王府不得被没收之后,溥任便和父亲决定在醇亲王府里办起了学。

其实溥任和父亲早就有办学的心思了,他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创办了一所名字叫做竞业的小学。

他们让父亲载沣担任了该校的董事长,溥任担任了该校校长,七妹担任了该校的任课老师,并聘请了其他几位教课老师。

解决了师资和场地问题,他们便开始正式招生了,为了教学工作的正常开展,他们变卖了一些家里的值钱器物。

办学校确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溥任却没有抱怨,还经常亲自去到教室打扫卫生,给孩子授课。

北京解放之前,军队来到了醇亲王府,为了从事特务活动,他们把溥任一家人赶到了一个花园居住,并在王府里面设置了秘密监狱。

就连载沣也不堪打击,生了一场大病。在回忆起这段历史的时候溥任说,那个时候一家人的日子很不好过。

父亲病得很厉害,只能坐着轮椅活动,全家里里外外都靠他一个人把持,大哥和二哥自满洲国覆灭之后生死未卜。

1949年1月30日,北京和平解放了,在醇亲王府里驻扎的特务一扫而空,这座王府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特务已经被赶走了,但是在病床上躺着的载沣心里却仍不轻松,他很担心王府的产业会被人民政府没收,一家老小今后的生活无法保障。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一家人打消了疑虑,当地市政府把溥任家里的情况告知了中央。

考虑到他们家情况特殊,中央表示政府可以出钱收购载沣家的私产,以解决当时办公用房短缺之急。

1949年10月,载沣和溥任将王府出售给了高级工业学校,而他们一家人则于那一年年底,搬迁到了东城卫家胡同的一个大宅院中居住。

1951年3月,溥任又把王府里面的金印银册等40多件珍贵文物,和《甘四史》等7000多册图书,捐献给了文化部文物局。

并又接连将府里面所收藏的一大批图书,捐献给了北京大学和北京图书馆等单位。

溥任所捐给国家的那些文物,都是他们家私藏的宝贝,每一件拿出来放在拍卖会上都是价值连城的。

同样是在1951年,他的父亲载沣在七弟载涛家吃完“菊花锅”回来之后,就开始感冒发起了烧,随即又发了尿毒症,没过多久载沣就去世了。

父亲已经去世,但是溥任却并没有中断二人创办的教育事业,他继续以校长的身份,经营着竞业小学。

1957年,国家主张公私合营的时候,一直非常响应国家号召的溥任,也把竞业小学连同手中所持有的房地产,上交给了国家。

随后溥任又被调到了北京西板桥小学任教,自此这位“末代皇弟”便蜕变成为了人民教师。

溥仪回国先是接受了思想改造,后来也和其他的兄弟一样,开始为新中国做事,从事起了文史研究工作。

周恩来说:“当年你登基的时候,才只有两三岁,那个时候你年纪还小,这笔错算不到你的头上,可是你帮伪满洲国的日本危害人民,却应该要付出代价”。

溥仪深知自己当年的行为罪恶深重,他也表示了忏悔,并保证以后一定会专心为人民服务,为新中国服务,不会再做出之前那样的错事了。

后来溥仪也得到了周总理以及毛主席的宽恕。毛主席还专门和溥仪在北京吃了顿饭,1959年冬天,溥仪得到了特赦,并住在了北京。

平日里没事的时候,他也经常会邀请大哥来家里面坐坐,像普通人一样聊聊天喝喝茶。

溥任知道大哥喜欢吃炸酱面后,他还专门让老伴研究了怎么做炸酱面好吃,并邀请大哥一起来吃。

后来溥仪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名字叫做李淑贤的护士,两人顺利地步入了婚姻殿堂,度过了几年安稳又平淡的时光。

1967年溥仪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得知此事之后,周总理马上就将他安排进了首都医院进行会诊。

可遗憾的是,溥仪并没有被救治过来,1967年10月17日凌晨,他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大哥的去世,给予了溥任极大的打击。

而在1994年,他的二哥溥杰也离开了人世,经历了社会变迁和家人离去后,溥任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经常对身边的人说,做人千万不能够落伍,要跟得上社会的变化,千万不能够执着于那些已经被时代抛弃掉的东西。

正是因为溥任的思想觉悟很高,他这一生过得比他的哥哥溥仪和溥杰更加安稳一些。

虽说他是皇族,他却从来都不靠祖宗的地位吃饭,他以每个月58元的微薄工资养育了五个子女。

在他的精心培育下,他的五个子女都成为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并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了非常令人瞩目的成绩。

他的长子大学毕业之后,去到了青海地矿局第二地质队工作,在青海工作了几年后又被调回了北京环保局,做技术工作。

他的第二个孩子成为了北京工业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大气污染控制方向的学术带头人,主持并参与了937项目。

而他的其他两个女儿,则分别成为了中学老师和一家毛纺厂的工人,在各自的岗位上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为了学生们的学习效率考虑,他从工作岗位上光荣退休,过起了闲适的晚年生活。

退休之后的溥任和普通老大爷一样,每天就喜欢去街上溜溜弯,和大家唠唠嗑,去书店看看书。

他在北京执教多年,出门的时候总能碰到教过的学生,碰见学生的时候他也会关注一下学生的近况。

溥任还被聘为了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发表了多篇和自身有关的文章,并把父亲载沣的日记给整理了出来。

他们一拿到这笔钱,就全部捐给了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建立我国“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开了先河。

1999年,他还去韩国办了一场书画展,除了临行前用300元人民币买了一套廉价西服之外,他把所有得到的钱款全部捐献给了其他更有需要的人。

溥任把他手中的大部分钱款都捐了出去,拮据的他的晚年时期的居住环境也不太好,特别是到夏天的时候还经常漏雨。

在参加文史馆的活动的时候,他本可以报销出租车费,他还是尽量骑自行车前行,以便节省开支。

去世后众人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为他举办了一场遗体告别仪式,当天有上百名爱新觉罗家族的成员到达了现场,和他做出了最后的告别。